YY2020

东京见🎈

无非可逗你笑 要令你哭差多少
从无力量像他狠得使你惨叫
任我卖力在照料 得到敬爱像亲人
情人 其实喜欢纷扰
全因好得太对 对著我全没顾虑
谈何魅力坏得足可使你心碎
别说我对你多紧要 似住进你生命里
遥望你与伴侣半夜布置家居 谁又希罕嘉许
谁须要日后被谁记住
谁贪你想起我的好处
我用施予当做赌注 难博到轰烈地同住
为何被铭记於心 全坏在很好相处
存在为了 可给你避雨
宁可彼此作对 每日甜蜜又畏惧
就算现实幸福比选台布琐碎
愿我与你有福争吵 似住进你生活里
无奈你对伴侣努力替我吹嘘
全是多此一举
谁须要日后被谁记住
谁贪你想起我的好处
我用施予当作赌注 难博到反目或同住
为何被铭记於心 成为重要的支柱
多紧要紧不过松开我怀著爱侣 赢多少都变输
遮风再挡雨
不可使你哭因此不够
福不可给你忐忑的满足
得到这赞曲
不舍得折福
不可跟你摧毁中结束

等了一晚上都不发糖气死
只好给你们产粮啦
先发一半
✌✌✌

嫁了

       第二天天刚亮,阿傅便被几个堂妹表妹叫起来坐在镜子前化妆。没多久唐奕便到了傅家,逗着一脸严肃的阿傅,“紧张啊?”
  阿傅捂着胸口,“糖糖,怎么办?你摸摸我的心,我觉得它马上就要跳出来了!”
  一屋子的人都开始笑。
  与此同时,孙杨神采焕发地从屋里走出来。
  徐嘉余替他整了整领结,“帅毙了!新郎官,出发吧!”
  一众伴郎和年纪相仿的亲友开着婚车,浩浩荡荡地奔赴傅家。
       车内,孙杨也不管摄像机一直对着他,收起了嘻嘻哈哈的模样,检查着东西,“戒指带了吗?红包呢?手腕花呢?”
  徐嘉余摸着下巴上上下下地打量着他,“怎么着啊,杨哥,你紧张啊?”
  孙杨看着镜头反驳,“我怎么会紧张,你看错了吧?”
  到了傅家,几个伴郎簇拥着孙杨大喊:“新娘,我们来了!”边喊边往傅家冲。
  唐奕站在阳台上看到婚车缓缓地驶进来,大叫着:“姑娘们,快准备堵门!他们来了!”
  阿傅看着一群女孩子搞怪,听到孙杨来了她反而不紧张可。
  傅家的大门紧闭,敲了半天里面的人就是不开。
  徐嘉余掏出一把红包,“我有法宝!”
  好不容易从门缝塞了进去,终于进了大门,一群人就往楼上冲,但是,伴娘这关可就没那么容易过了。
  新郎和伴郎团还有伴娘团隔着门对话,塞了几个红包之后,总算开了个门缝。
  一群小姑娘笑嘻嘻地起哄,“新郎官,你要对新娘说什么啊?”
  孙杨声情并茂地回答:“老婆,我爱你!”
  人群里笑声不断。
  “问:新世纪新好男人的三从四德是什么?”
  孙杨一脸激动地回答:“这个我会!我昨天背了的!”然后有一脸茫然地问伴郎团:“是什么来着?”
  伴郎伴娘们又笑成一团。
  “那个......老婆出门要跟从,老婆命令要服从,老婆错误要盲从。。。。。。”
  “还有呢?”
  “还有......”孙杨激动得昨天一夜没睡,哪还记得住这些,夺过徐嘉余手里的红包,不管不顾地全塞进去,“这些都给你们!”
  伴娘们欣然接受,好爽地一挥手,“看在新郎这么豪爽的分上,这题就算你过了!”
  “下一题!”说完递出了几条丝带,“这几条丝带里,只有一条缠在了新娘的手腕上,猜对了才能进去!”
  孙杨看着手里的几条丝带都傻了,拉了拉,一点感觉都没有,“不用这样吧?”
  阿傅穿着婚纱坐在床上,早就笑得不行了。
  几个伴郎研究了半天也猜不出来,孙杨和徐嘉余对视了几秒,忽然大叫起来:“闯啊!”说完变开始撞门。
  门一下子就被撞开了。孙杨一进门就看到开怀大笑的阿傅,她身着白色婚纱,美的让他不忍直视。
  伴娘们又跳出来挡在床前。
  伴郎们纷纷哀号,“差不多了吧?”
  “还有最后一关”
  新郎孙杨和众伴郎接近崩溃,“还来啊……”
  刘湘递出一张满是手印的纸巾,笑着问:“猜猜哪个是你老婆的手印?”
  孙杨目瞪口呆,阿傅和众伴娘乐不可支。
  “快猜啊!”不断有人起哄。
  孙杨举着纸巾看着上面乱七八糟的红色手印,根本没什么区别嘛!转头无奈地看向阿傅,伴娘们一下子全都挡在阿傅前面,“新娘不许作弊!”
  孙杨无奈,只能自己猜,看了几秒指着一个手印,“喏,这个!”
  伴娘群里立刻发出惊叹,“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啊?”
  孙杨扬扬得意,“这下行了吧?找婚鞋!”
  忙活了半天终于把鞋子找到了。孙杨单膝跪在床边,给阿傅穿上,“老婆,我来接你了,跟我回家吧!”
  阿傅看看满屋的人,又看看身前的人,眨眨眼睛,“成,嫁了!”
  有事一阵欢呼声,四个伴娘恭恭敬敬地站成一排,齐声叫:“姐夫!”
  孙杨笑眯眯地点头,“乖!”说完横抱起阿傅。
  她搂着孙杨的脖子,“你到底是怎么猜出来的?”
  孙杨低头在她耳边说了几个字,言辞暧昧,“晚上洞房的时候告诉你啊。”
  阿傅又是一阵脸红心跳。
  下了楼,两个人给姥姥、姥爷和父母敬完茶,阿傅有点哽咽,“姥爷、姥姥、爸爸、妈妈,我嫁人了!”
  一家人笑着看着这对新人,姥爷摸摸她的头发,“去吧。”
  阿傅抱着姥姥不撒手,“姥姥,我不想离开你们......”
  姥姥眼角潮湿,“傻丫头......”
  孙杨在一旁傻眼了,“你不会不嫁了吧?”
  傅爸眼角早已湿润,当年总在他眼前蹦蹦跳跳的小女孩终于长大要嫁人了。
  阿傅挨个拥抱了一遍,最后还是依依不舍地走了,“你们好好保重身体......”
  阿傅被孙杨抱着踏出家门的时候转头看了眼家人,又抬头看着某个窗口。
  爹爹(diadia),我嫁人了!你会祝福我的,对吧?
  孙杨俯身吻了下阿傅的侧脸,温温柔柔地叫了声:“老婆,我会好好对你的。”
  阿傅收回视线,搂紧了他的脖子。
  到了孙家,给孙家长辈敬茶的时候,几乎每个人都会来这么一句,半是欣慰半是感叹,“你这个臭小子终于结婚了!”
  举行婚礼的时候,阿傅挽着傅爸的胳膊入门,走过长长的舞台,她又开始紧张起来。
  傅爸爸握着手臂上那双微微颤抖的手,“别紧张。”
  阿傅看着父亲重重地点头,“嗯!”
  一抬头,孙杨在那头微笑着等她。
  钢琴声响起,
等她走近后孙杨缓缓开口唱了起来:
让我做你的男人
24个小时不睡觉
小心翼翼地保持这种热情补退烧
不管世界多纷扰
我们俩紧紧地拥抱
隐隐约约我感觉有微笑
藏在你嘴角
让我做你的男人
24个小时不睡觉
让胆小的你在黑夜中也会有个依靠
就算有一天爱会变少,人会变老
就算没告诉过你也知道
下辈子还要和你遇到
       阿傅拿着捧花站在舞台上,眼前似乎又浮现出小的时候两人一起训练的情景,原来他们已经相识这么多年了。
  孙杨慢慢向她走过来,从傅爸手里接过阿傅的手,“阿傅,我爱你,做你的男人,我此生无憾。”
  阿傅被感动得热泪盈眶,直到扔捧花的时候才终于有了笑容。
  “扔新娘捧花啦!”

既然我吃了糖
也得给你们产粮
慢用
     

       孙杨想了几秒钟开出条件引诱,“这样,你做我的伴郎,我帮你搞定你家太后,保准三个月之内她不会给你打电话逼婚!”
  徐嘉余虽然不知道孙杨有什么办法,但是他既然说了肯定能够做得到,便一口答应了下来。
  结婚的日子据说是孙傅两家四位老人翻了几天的皇历挑出来的好日子。
  前一天晚上,新郎新娘按照惯例不许见面。
  孙杨见不到人只能打电话,“孙少奶奶,您忙什么呢?”
  阿傅正在浴缸里舒舒服服地泡澡,声音中带着几丝慵懒,“泡澡呢,咱姥姥说了,让我多泡一会儿,这是习俗。”
  孙杨看不到摸不到,只能在嘴上耍流氓,“那带我一起泡泡吧,我帮你好好按摩按摩。”
  阿傅一副什么都不怕的样子,“好啊,来呀!”
  孙杨挑眉,挑逗我?“那我真去了啊,你准备开门......”
  孙杨这句话刚落,阿傅就听到敲门声,她立刻坐起来,“你这个神经病不会真的来了吧?不是说不能见面的吗?”
  孙杨乐不可支,“不逗你了,不是我,你快去看看是谁,一会儿再给我打。”
  阿傅匆匆穿了衣服去开门,就看到爸妈齐上阵,“快进来。”
  傅爸爸一脸神秘,“来给你梳头啊,姥姥特地交代的。”
  阿傅坐在镜子前,傅爸拿出一把梳子递给她,缓缓开口:“这是我和你妈妈结婚的时候她带过来的,说以后女儿出嫁了就用这把梳子给她梳头。”
       傅妈妈不好意思地低头笑了笑。
  阿傅仔细摩挲着手里的木梳,很古朴,没有华丽的装饰和花纹,带着岁月沉淀的魅力。
  傅妈一下一下地给乔乐曦梳头,交代着,“虽说你和杨杨从小就在一起,他对你也没的说,但是你嫁过去了就不能和以前一样任性随意,不然该叫人笑话了。”
  一直沉默不语的傅爸听到这句话突然开口:“谁敢?” 
  傅妈瞪了他一眼,继续说:“好在嫁得不远,没事儿的时候多回来看看。”
  阿傅抬头看着镜子里的人,忽然觉得自己真的要离开这个家了。之前一直很兴奋,直到这一刻她才意识到,自己要嫁人了。从明天开始她就不能再每天回到这里,不能再在父母面前撒娇耍赖,不能再像现在这样每晚坐在这里梳妆。  
       想到这里,她的眼圈忽然红了。
  傅爸看着气氛不对,笑着逗阿傅,“哎,丫头,你明天不会哭吧?”
  阿傅眨了眨眼,压下泪意,扬着下巴,“切,我才不会哭呢!”
  傅妈难得地开起了玩笑,“不哭就好,你一哭起来丑死了。从没见过哭起来这么难看的姑娘,别把迎亲的人都吓跑了。”
  阿傅被堵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爸妈离开后,阿傅握着木梳躺在床上给孙杨打电话,“杨哥,我爸真的老了,我刚才看到他满脑袋的白头发。”语气里带着几分玩笑、几分不舍。
  孙杨开着玩笑,“咱爸哪里老了,说话中气可足了,昨个儿押着我去……”
  孙杨说到这里忽然停住了。阿傅知道他忌讳什么,坦荡荡地接着他的话,“昨儿个押着你去看我爷爷,说什么了?”
  孙杨知道她现在真的放下了,声音里带着欣慰,“让我当着咱爹爹(diadia)的面保证会好好照顾你呗。我跟你说,咱爸真是逗死了,回来的路上给我讲了一路的鬼故事。”
  阿傅奇怪,“讲鬼故事干什么?”
  孙杨懒洋洋地回答:“如果我不好好对你,就让咱爹爹(diadia)把我带走呗!”
  阿傅楞了一下,拥着被子笑了起来。
  孙杨的声音欢欢响起,“笑了就好,早点睡吧,明天还要折腾一天呢。”
  阿傅把脸贴在被子上,带着几丝撒娇叫他的名字:“杨哥。”
  孙杨的声音里带着笑意,轻声应着,“嗯?”
  “你明天早点儿来接我。”
  “好。”
  阿傅带着笑容进入梦乡。
  这边孙杨靠在窗口挂了电话,抬头看着天上的圆月,不自觉地勾唇。

😒😒😒
刚刚的评论
希望你们再来一次
我杨产粮
我不生气
谢谢

生死相随

       孙杨喝了酒,就由阿傅来开车,她第一回开他这辆SUV,有些兴奋。
  孙杨见她东摸摸西看看的在位置上乱扭,一时酒气上涌,一股燥热直直冲往丹田位置,他呼了口浊气,把窗户降了下来吹风。
  顶楼的停车场这时车辆并不多,四周的灯柔和的照着这蠢蠢欲动的春夜,顶上的星空摧残,无边无沿。阿傅大致的摸索明白了这辆车,就伸手问孙杨要钥匙,钥匙就在孙杨右手里提着,他却不给,一勾一勾的逗她,阿傅越身去抢,被他顺势亲了一下。
  “阿傅”,他眼睛里有极亮的光,笑呵呵的说:“你今晚来接我,我真高兴。你看那群臭小子,一个个的都羡慕我……”
  阿傅趴在他肩上,在他脸侧亲了亲,“那你还生我气么?”
  “我说了没生气,你小孩子似的,我能跟你一般见识么?”孙杨开玩笑似的说。
  “杨哥”,阿傅坐起来,眼神认真的看着他,“我很认真的想过了:她认识你在我之前,如果不是我的话,应该和你结婚的人是她,所以我实在没有立场因为她责怪你。况且,我也真的没有怪你之前交过那些女朋友的意思,我那些小脾气一定也给你带来过困扰。
  杨哥,我真的只是一时心烦抓到个人就发脾气了。你也有兄弟,你应该也能体会那种感觉。甲鱼哥从小就对我很好很好,这回要不是因为我,我妈就不会从中作梗,在徐爸面前挑拨,那他们的婚事就不会这么不顺利,她就不会走,甲鱼哥也就不会这么难受。所以其实我不是在怪你,我怪的是我自己:我没处理好自己的事情,连累到他了。”
  孙杨靠在座椅背上,侧着脸听她说话,她表情越来越伤感,他伸出手捧住她的脸,“小呆子,吓成这样,”他低笑,“我真没生气。我怎么会怪你——你有脾气不对我发,要向谁发?”
  “杨哥……”阿傅被感动了,靠过去,重新倚在他肩膀上,“你真好!”她横过一只手去搂他,“以后我一定不对你发脾气了!”
  孙杨笑,握住她的手,十指相扣住,“阿傅,”他低低的对她说,“两个人要在一起一辈子,很多事情不是靠爱情就能维系的。男欢女爱太激烈,除了天性吸引之外还需要太多的刻意,所以注定不能长久。到最后我们白头偕老,是因为我们之间除了相爱之外,还有许多的相互合适,大至世界人生观,小到一碗汤的咸淡口味,还有我对你那些合理或者不合理的小脾气的理解。
  阿傅,我并不觉得向一个最亲近的人发泄情绪有什么不对,我也对你发过脾气,我知道那之后自己的心会比对方更难受,我不需要你对我道歉,真的。”
  爱人是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自己,刺他一分,自己伤一寸,不用说对不起,因为我爱你,这是亘古以来最奢侈的赔偿。

      今晚孙杨喝的真的不少,路上阿傅开着车,他闭着眼休息,竟然就睡了过去。
  红灯时车停下,阿傅转头看他,只见他头微微歪着,靠着窗,睡容平和而安稳。她看着,连红灯转绿灯都没察觉。
  到了他公寓的车库,阿傅轻声叫他:“杨哥,到家了。”
  他不醒,阿傅又轻轻推了他一下,他却还是不醒,只皱了皱眉,不适的挺了挺胸,似乎被那安全带勒的极不舒服。阿傅当然心疼,轻轻的替他解开安全带,怕打到他脸上,她握着皮带的那一头往回送。人刚倾过去,他连眼睛都没睁开就迅速的一伸手擒了去。
  阿傅被他按在胸前,动弹不得,“干嘛呀你!”
  孙杨酒后初醒,声音沙沙的低而哑:“别动!耍流氓……”
  他亲上来,从她的发际开始,额头、眼睛、鼻梁,再到莹润的唇,每一处都被他那火热的气息拂过,带动着烧成了嫣红色的云。阿傅被他呼吸里浓重的酒气染的微醺起来,昏昏的趴在他胸前,昂着脸任由他每一处亲密的探寻过去。
  他亲的仔细,舌尖在她唇边描绘,然后钻进她唇齿间有力的搅动,她伸出舌头来和他斗,被他绞住了狠狠的吮,那力道霸道的她连舌根都痛,“唔唔”的抗议,唾液随之不自觉的溢出,被他全数狼吞虎咽的卷走,好像是极为香甜可口的东西一样。
  这么充满情欲的吻,许久没有了,阿傅这时软的连手指都动不了,眼神也迷离,她眼里只有一个他,生死相随。